举报信息被泄露?扫黑除恶尚需一把保密“防护

原标题:举报信息被泄露?扫黑除恶尚需一把保密“防护伞”! 来源:保密观(ID:baomiguancha) 作者:高健、杨守福 最近一则新闻引发了很多人关注:7月13日,宁夏回族自治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对隆德县公安局有关干警打击报复举报人处理情况的通报》,披露了一则举报人信息泄露案件—— 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宁夏督导期间,接到关于固原市隆德县公安局观庄派出所涉嫌为不法分子充当“保护伞”的举报线索。令人没想到的是,隆德县公安局违规将举报人信息泄露给被举报人——观庄派出所所长赵慧,赵慧随即将举报人带到派出所进行询问并殴打举报人及其家人。事发后,多名相关人员受到处分。 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行动开始以来,这已不是举报人信息首次遭到泄露。4月12日,中央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2018年9月,广东湛江吴川市覃巴镇纪委书记吴永洪将一封反映覃巴镇副镇长宁伯承涉黑涉恶问题线索复印给宁伯承,导致举报人身份被曝光,遭到具有黑社会背景的举报对象家属等人的警告质问。今年6月曝光的湖南新晃一中“操场埋尸案”,也涉及举报人信息泄露。 如果查阅最高人民检察院历年公布的数据,我们会发现,对证人、举报人的报复案件并不鲜见。出现这种情况,多数缘于接受举报的机关在保密工作方面存在疏漏。要想免除举报人的后顾之忧,就必须建立起一套完善的举报人保护制度。 我国《宪法》明确规定,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刑法》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得对控告人、申诉人、批评人、举报人实行报复陷害。最高人民检察院则有《人民检察院举报工作规定》:“严禁将举报材料和举报人的有关情况透露或转给被举报单位、被举报人”。可以看出,虽然法律法规均有涉及,但保护举报人方面的规定还比较笼统,尤其在举报人信息保密方面缺乏更细化的规则。 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做法,或许能为我们提供一些借鉴。在我国香港地区,举报人属于证人的范畴,受到《证人保护条例》的严格保护,泄露举报人身份或者报复举报人,属于刑事重罪案件。在美国、加拿大、德国、新加坡、日本等国家,不仅在诉讼法里有关于证人保护的规定,还有单独的举报人或证人保护法。美国“水门事件”中的“深喉”,由于保密措施到位,30多年无人知晓其真实身份,直到自己临终前承认。 举报是党和国家赋予人民群众一项重要的监督权,泄露举报人信息的行为,破坏基层政治生态,严重侵蚀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也会让扫黑除恶的实际效果大打折扣。 事实上,在本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对于举报人信息的保密有过特别强调。在去年10月份的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全国扫黑除恶斗争领导小组组长郭声琨就曾专门提出,要严格落实举报人保护措施,坚决避免因举报人信息泄露而使其受到打击报复的情况发生。 当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处于“深挖根治”的攻坚阶段,要深入贯彻落实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决策部署,把握扫黑除恶阶段性新形势新任务,还有赖于涉黑涉恶线索的收集、核查。因此,应重点做到完善举报保密制度,真正把举报人信息保密落实到位。 一方面,要尽快加大立法力度,抓紧制定关于举报人、证人信息保密的实施细则,并规定更加详细、操作性更强的举措;另一方面,也要在有关部门加大保密宣教力度,强化办案人员的保密意识。多措并举,才能撑起保密“防护伞”,保护举报人的监督积极性,让他们吃下“定心丸”,同时也对违法乱纪者形成更加强大的震慑。 声明:“新华每日电讯”微信公号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010-63076340,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也烦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将按国家相关规定支付稿酬。 监制:易艳刚 | 责编:刘新华| 校对:赵岑 责任编辑:
上一篇:C919第三架成功转场,驾驶舱高清大图来了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